我思故我在

离水的鱼

离水的鱼

TO MY EunHyuk

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故事发生,而隔天有些被遗忘,有些甚至消失不见,只有星星点点被铭记。不是每一个故事都有结局,庆幸的是,我们已经纠缠了十数年。你拥有我最青葱的岁月,我霸占了你最温暖的时光。
眼角的泪水和从前被你的巴掌或者皮带砸出的不同,毕竟这是最后一约。

初相见。

大约是高三的冬天。你一如既往的带着痞气的一身深色装束,带着浓郁的朋克元素。高三在读书馆的人,似乎只剩下你和我了。新书或是旧书,飘着淡淡油墨特有的美好香气。书从见,带着怀里捧着几本书的你被正看书看得入迷的我撞得满怀,书被撞得四散开,掉落一地。带着羞赧的抱歉,红着脸蹲下为你拾起一本本书,兴许是我们出乎常人的默契,我有些冰冷的手指总与你温暖的手擦碰。

那是第一次冒冒失失的见面,图书馆的见面,只记得你叫李赫宰。

有一条鱼,这样沦陷了,他的生命离不开一个李赫宰。
再见面大约就是在联谊的时候了,我在文科,行政管理系,而你是土木工程系。很难讲,缘分是一件怎样的事。舞池中抱着学妹或者学姐的纤腰几乎要忘记自己是个gay,看着你与学妹耳语,学妹娇笑,两靥绯红,几乎要冲上去质问你。扣着我肩膀的学姐,捻起我臂膀上的一块肉,轻轻旋转,我几乎惊叫出声。

“怎么,你女朋友?”

“不……才不是。”

“怎么跟丢了魂儿似的。”

三拍子的节奏竟也在心慌中数错,学姐的白色高跟鞋,连连光顾我的脚背。一曲毕,礼貌把学姐送回座位,循着由头出去透气。不想我又遇上了你。

夜晚,城市中没有明亮的星星,只是宝石一样的你。河边的空气略带着腥涩的气味,你一路跟着我却没有说话。

“喂,你跟着我干嘛。”

“你盯着我干嘛。”

他的笑声很清澈,就像学校展板里他画出的图纸一样干净。

“大晚上一个人跑到这儿来,你是欠操?”

“你乱说。”我是个受。

“看来不是欠操是欠揍。”他又笑了,是在笑我吗,“你是李东海?恩,不是李多海。”

很简单的几句话,似乎无端把我们的距离缩短到负。
当晚,我被他拐进了他的公寓,才刚刚认识三天罢了。
本以为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For one light.却发现结果却成了On the knee.

厚重的巴掌从身后炸开的时候,也想过推开他,却发现腰上有另一只大手的禁锢。

臀上似乎被泼油的痛楚,自然要蹬着双腿挣扎。

锋利的虎牙咬上你腿的时候,才知道刚刚的巴掌不过是春雨,如今才变成了骤雨。

三两下几乎整个屁股都麻了,能做的只剩下哭着求饶。

你总说我呆,却忘了自己也傻。

巴掌在抽泣声中停下,你把我抱在腿上,吻去泪水。修长的指解开皮带,西裤被褪下,露出白色的miky内裤,我羞红着脸小心翼翼看你.

"害羞什么?你还是个处?"你的笑容有些痞,我下意识向后退了几步.

我是不愿承认,我就是个处.你说红着屁股很有美感,操起来更爽,可我却丝毫不认为这只是调情.没有一丁点经验,我甚至不敢全然相信你.趁着你洗澡给好友发了条短信.

"有人要操我怎么办?"
"踹他蛋."

看似有点诡异的答案,好像很有道理.门被他反锁,反正也出不去,揉一揉滚烫的臀肉,腹诽他一定会烂手烂脚.
他一身清爽,也不在意我忍着疼满身是汗.听信好友谗言,对着他冲上来踹上他的蛋,却被他抓住脚裸四两拨千斤按倒在床上,几巴掌扇上来又叫醒了身后的痛.

然后,就干了起来.

滚床单也是一项技术活,看似简单,实则千变万化.他的手似乎带着魔力,触及任何地方,都能引起一阵战栗.当他的手滑过臀峰的时候,终于不只我一个人沾上了情欲.冰凉的ky被打着旋儿抹在四周,然后炽热的[xx]对准洞口.进入万分艰难.

"真是个处."他的声音也带着情欲,低沉喑哑却性感,"对你负责."

血的出现并不意外,玩不了九浅一深的戏码,于他于我都有些扫兴.

"小海,睡吧."

"恩."

就这样,李呆萌和李大傻纠缠了三年.有性爱,有疼爱.有ky有巴掌,有皮带.毕业时,我们海誓山盟,一定会在一起.

如今我们都到了而立之年,还能在一起吗?答案当然是不能.你被父母催婚,我也不忍拒绝孤寡的母亲.更重要的是,我们怎么能让彼此陷入这样的困境。

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,我不会发现我难过,怎么说出口,不过就是分手哦。

怀抱既然不能逗留,何不在离开的时候,一边享受,一边泪流。

我们纠缠了十年,就像陈奕迅歌里唱的那样,千万个路口,总有人要先走。

最后的最后,结局出乎我的意外,意外的撕心裂肺

曾经我们一起唱过不再见,是啊,我们没有再见.

我们的婚礼在同一天,同一个教堂.

你挽着你的新娘,我带着我的娇娘.

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只为与你错过,祈祷天灾人祸分给我,只给你幸福.

带着碎裂的心和你一步步踩着红毯,再一次看你与没人娇笑,

只是我们都不是十年前那个轻松岁月里的无知少年.

离开了你,我似乎变成了离水的鱼,这故事写到这里没有结局.

没有你的生命,我活不下去.

所以,这封信,也许是我留给你最后的礼物.

李赫宰,当我停止呼吸,还没能忘记你,雨落下的彻底,都怪我没勇气,对未来的憧憬,也不会有奇迹.是我狠心抽离我们的关系.

既然离不开,那就结束生命吧。

SEE U
BY DongHae